028-65163959 在線客服 意見反饋

新華社五問校園“毒跑道”

點擊:2017發布者:發布時間:2016-07-12

編者按:

  從新疆到東北,從內蒙古到深圳,近兩年來,校園“毒跑道”事件層出不窮,學生家長怒發衝冠……集中爆發的校園“毒跑道”事件已經成為一個全國性事件,而其產生的根源之複雜、持續時間之長、涉及地域之廣、帶來危害之大可能超乎想象。  本來應該是增強學生體質的場地,卻成為損害孩子健康的“武器”。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毒操場”、“毒跑道”之所以一路“綠燈”查不出來,其背後是劣質產品盛行、低價中標、違規施工、標準缺失、驗收不嚴,相關環節的監管形同虛設。

 

一問:場地為何“五毒俱全”?

  從今年5月20日開始,成都、北京、沈陽等地不約而同地爆發出了校園“毒跑道”事件。而在2015年,據不完全統計,“毒跑道”至少波及江蘇、廣東、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體城市則多達15個。

  據深圳市計量質量檢測研究院和廣東省標準化研究院於2015年12月提交的《聚氨酯塑膠場地揮發性有害物風險監測分析報告》摘要中顯示,他們在省內進行的抽樣調查中,總體存在不合理風險的聚氨酯塑膠場地比例高達25%。

  “毒跑道”、“毒操場”究竟有什麽毒?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向新華社透露,劣質的聚氨酯塑膠產品可謂“五毒俱全”。

  近些年來,中國學校體育蓬勃發展,政府、學校、家長對孩子身體健康越發重視,對操場、跑道的需求日益增加。市場蛋糕大了,很多不具備資格的企業 馬上“殺進來”——聚氨酯廠商裏,國際田聯認證的全國有十幾家,中國田協審定的也是十幾家,但實際在做的有數千家,去年就新增了近3000家。

  《聚氨酯塑膠場地揮發性有害物風險監測分析報告》裏提到,這些無資質、無技術、無生產管理和質量保障的小型作坊,一年就占有了市場的50%甚至更多。而這些產品的質量很難保障。

  塑膠跑道大致可分為聚氨酯現澆型和預製型橡膠卷材兩大類。預製型主要使用橡膠等原料,是一種環保型產品,但因為造價較高,國內並不普及;聚氨酯是目前市場占有量最大的傳統型材料,占了目前國內市場的95%,目前出問題的跑道、操場都是這一類型。

  根據記者調查,業內人士對於“毒跑道”產生來源的說法並不完全統一。這是由於聚氨酯跑道需要的原料多,生產鋪設環節也比較多。基本原料是聚氨酯 雙組分(A、B)膠水,施工時按一定比例將A、B兩種膠水混合,並加入黑色顆粒,鋪設過程中還會使用溶劑。由於使用的雙組分膠水、黑色顆粒和溶劑涉及多種 化工材料,幾乎每個部分都有出問題的可能。

  不過,在去年到今年的許多案例中,許多學生的一個突出表現是流鼻血、咳嗽和皮膚過敏。趙文海表示,這應該是遊離TDI(甲苯二異氰酸酯)造成的。

  據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介紹,目前聚氨酯跑道普遍是TDI型,其膠水A成分是聚醚和TDI反應形成的預聚體,如果 反應不充分就會有遊離TDI存在,對人體產生危害。TDI被國家列為職業高級危害的化學物質,是有毒致癌物,對眼睛、呼吸道和皮膚都有刺激。

  曾經留美的陳晨透露,在美國是禁用TDI的。不過,美國塑膠跑道行業對此規定一直頗有非議,因為如果反應完全,就不會有殘留的TDI。而在國內,TDI型聚氨酯是聚氨酯跑道的“主力軍”。

  趙文海認為,除了遊離TDI,聚氨酯膠水中使用的有些塑化劑如短鏈氯化石蠟,受陽光照射會分解揮發氯化氫氣體等氯化物,以及鋪設過程中使用的毒性大的有機溶劑(甲苯、二甲苯)等,“一般就是這三種東西,導致很多問題跑道有嗆鼻的氣味”。

  但有毒物質並不止這三種。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去年曾撰文指出,塑膠跑道可能產生的危害來源於多種物質, 主要是聚氨酯(PU)膠水中的氯化物、遊離TDI、苯類化合物、黑色顆粒中的硫化物、多環芳烴中多種化合物、顆粒及膠水中重金屬。這些不僅危害人的健康, 還會汙染環境。

  趙文海說,除了能聞到的,還有一些有害物質是沒有氣味的,可能還未被發現,“因為不知道具體做的人都加了什麽垃圾材料”。他還提到傳統聚氨酯膠水中使用的交聯劑MOCA具有致癌性。不過,這個說法業內尚存爭議。

  近期,有報道稱韓國首爾共51所中小學校的聚氨酯塑膠跑道因含有過量鉛、鎘等重金屬被勒令停用。其中大部分問題學校跑道鉛成分超標10倍以內,但有甚者超出標準值30倍。陳晨認為,這可能是由於在聚氨酯膠水中使用了有機金屬類的催化劑。

二問:毒跑道是如何進入學校的?

  劣質產品是如何進入學校的呢?這往往和招標環節脫離不了關係。

  “塑膠跑道現在的價格比十幾年前還低,怎麽會合理?現在,80、90%是廢料做的。”談到這些,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董事長趙文海十分感慨。

  然而,目前的學校塑膠場地建設招標環節,往往標準就是“低價”。

  為改善校園體育設施滯後局麵,近年來各地加大校園操場的建設力度,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重慶某區一位教育部門幹部介紹,當地有120多所中小學 校,40多所各級校園足球特色學校,除了近幾年新建的十幾所學校有標準場地外,其他學校的場地都需要改擴建。
不算征地成本,一個配備有看台等附屬設施的標 準塑膠操場每平方米的成本約600元。近幾年,當地每年在學校運動場地改擴建的投入數千萬元,資金壓力很大。

  較少的投入加上招標唯低價是取,嚴重影響校園操場的工程質量。

  記者采訪的多個相關人士在談到聚氨酯跑道問題時,都提到目前市場價格過低的問題。

  據介紹,性能好又安全環保的塑膠跑道價格應該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實際上的招標價格少於150元的比比皆是。《聚氨酯塑膠場地揮發性有害物風險監測分析報告》顯示,甚至部分政府出台的“指導價”也隻有180元/平方米。

  同時,招投標中,評標體係明顯傾向於大型建築工程企業,使專長於體育設施製造和施工的中小企業處於明顯劣勢。現實中往往是大型企業中標後,才轉 包給中間人或製造商,形成層層轉包。多次轉包,導致原本就不合理的項目經費落到施工方手中更是大打折扣,最後隻能通過偷工減料或使用劣質原料來保證利潤。

  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表示,采購機構對塑膠跑道的成本、有害物質等不夠了解,缺乏專業知識,也沒有深入谘詢,對工程商、原材料廠商沒有資質的要求,市場也缺乏有效監管,導致惡性的低價競爭。

  趙文海談到不少學校采用最低價中標的問題時表示,因為這樣最簡單,領導不用負責任。“工程公司為了找活,先中標再說,結果賺不了錢,隻好不斷降低成本,加各種垃圾材料”。

  他解釋說,使用量最大的聚氨酯膠水(優質的)一萬多塊錢一噸,但為了降成本有人會加石粉,石粉才一百多塊錢一噸。石粉無害,但加多了會導致硬度 太大,而塑膠跑道需要有彈性,那麽就要加塑化劑,塑化劑中短鏈氯化石蠟是最便宜的,但也是氣味、毒性最大的。又為了提高強度,可能就會加交聯劑 MOCA(莫卡)。鋪設的時候,還要加黑色顆粒,加了顆粒後會太稠不好鋪設,就需要加溶劑,除了苯類的溶劑,實際還有其他有機物。

  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去年也談到,許多小型作坊往往沒有資質和技術,沒有質量保障體係和安全生產管理措施,也沒有產品檢驗檢測手段,製造成本很低。

  這種低端、有缺陷的產品有著無可比擬的價格優勢,在一切靠價格說話的招標之後,有全套管理製度和認證係統、有研發能力和檢測手段的企業產品反而麵臨被取而代之的窘境。

  一位生產人造草坪的廠商表示,由於市場混亂,監管不力,招投標把關不嚴,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在相關行業裏十分典型。

三問:施工,還是施毒?

  過低的價格帶來了劣質的產品,也帶來了劣質的施工。

  新華社記者輾轉聯係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他介紹,目前都是低價中標,誰價格低誰就有優勢,同時中標還要看有沒有關係,有的經過幾道手層層轉包,到實際上的施工方手上已經利潤很低,隻能用劣質原材料。

  “以前投標需要體育場館施工專業承包資質,2014年底這個規定取消了。現在招標會招建築商來,房建市政大企業中標,又轉包給其他公司。目前這個行業陷入惡性循環,價格越來越低,轉包的越來越多,品質越來越差。”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說。

  2001年,建設部(現住建部)製定發布體育場地設施工程三種級別承包資質,塑膠場地工程需由專業資質企業承包建設。這項規定於2014年被取消。中標企業在中標之後,招來的施工隊伍並不一定具備專業資質,施工過程存在不少瑕疵。

  陳晨表示:“國內能安裝預製型的(施工)隊伍,大概30個。安裝聚氨酯的隊伍,3000個都有。而實際上聚氨酯跑道由於要對原材料進行現場調配,對施工隊資質的要求更高。所以這就很不正常。”

  利潤空間很低的中標價格,魚龍混雜的施工隊伍,造成施工過程中的違規添加。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表示,為降低成本,不少施工方在鋪設工程中大量添加苯類等有毒物質。

  陳晨認為,聚氨酯跑道的一個突出問題是“不好控製”。由於原材料需要現場混合,再進行鋪設,人為因素影響較大,對膠水調配比例、溫度、濕度等施 工要求較高。即使原材料商賣出的雙組分膠水、黑色顆粒等都是合格的,工程商仍然有可能在施工時不嚴謹導致出問題,或為了降低成本加入其他垃圾材料和有害物 質。

  而《聚氨酯塑膠場地揮發性有害物風險監測分析報告》指出,對於風險監測源的分析發現,塑膠場地的苯、甲苯、二甲苯、甲醛和TDI等有害化學物質 主要來自膠粘劑、溶劑、黑色顆粒等原材料,而施工方為了節約成本,違規添加含有甲苯、二甲苯的有機溶劑,是劣質塑膠場地“有毒”的首要原因;另外,不科學 的配方和施工工藝等,也可能導致有害物質的超標。

  重慶一位基層校園足球教練告訴記者,一些學校的塑膠跑道天氣一熱味道十分刺鼻,連成人都受不了,何況孩子。

  為何天一熱就出事?根據長河集團提供的資料,首先有些物質會在強光、高溫下分解釋放有毒氣體,比如短鏈氯化石蠟分解出氯化氫。其次,據陳晨介紹,溫度高時,TDI、甲苯、二甲苯等揮發性的有毒物質揮發得更快。

四問:“毒跑道”為什麽檢不了,查不出?

  校園塑膠操場、跑道是否符合相關標準?記者采訪發現,相關標準製定和修訂相對滯後,無法完全保證校園塑膠操場、跑道質量。

  業內人士表示,正因為目前沒有嚴格對口的安全環保方麵的強製標準,一些跟招標方關係好的工程商,就會建議對方把自己手中已經滿足的標準列入招標條件,達到自己中標的目的。

  嚴格來說,在聚氨酯跑道鋪設的施工前、中、後都要進行檢測和監督。但在招標、施工環節相繼“淪陷”後,最後的驗收環節也多半是走形式。一位不願 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透露,在施工過程中,隻要鋪得平整,視野效果好,質量方麵甲方一般也不會說什麽,驗收基本都會通過,不用送檢。即使要送檢,送檢的樣 品和實際使用的也會不一樣,而且專業的檢測機構很少,一般位於省城,送檢耗時費力。

  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某地教育局分管基建的副局長對記者坦言,2015 年之前,塑膠跑道的工程驗收從未包括甲醛、苯、二甲苯等有毒物質檢測, 驗收內容僅為跑道厚度等內容。2015年,江蘇等地相繼曝出“毒跑道”事件後,各地增加了塑膠跑道揮發成分的抽檢。這位副局長表示,這個地區的抽檢率為 50%。

  業內人士介紹,校園操場建設目前普遍使用或適用的兩項國家標準是GB/T  22517.6-2011《體育場地使用要求及檢驗方法第6部分:田 徑場地》和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麵層》,規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遊離甲苯二異氰酸酯(TDI)、重金屬(鉛、鎘、鉻、汞)這些 有害物質的限量。

  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表示,目前廣泛被提到的國家標準,都不是強製性的標準,T代表推薦;且國標2011版實際是在1993年國標的基礎上進行了修改而形成的,“很少這麽大時間跨度不更新的,一般要幾年更新一次”。

  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認為目前國標已經“不夠用了”,比如對於氯化物、TVOC(總揮發性有機物)等有害物質沒有規定,需要與時俱進。

  陳晨說,去年“毒跑道”事件爆發之後,由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築科學研究院編製完成的《合成材料運動場地麵層質量控製標準》,廣州同欣等廣 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成員也參與了起草。這是國內首個塑膠跑道工程建設標準,在今年3月向社會公示並征求意見,目前處於試行階段。這個標準主要在 GB/T 14833-2011基礎上,擴大了有害物檢測範圍,引入了對多環芳烴、短鏈氯化石蠟和TVOC等限量標準,並且對進場材料、施工過程、跑道成 品都要進行檢測和監管。

  據介紹,深圳標準還明確規定了哪一項不合格要怎麽處理,比如重金屬超標必須鏟除,TVOC超標則可以放置一個月再檢測。

  對於檢測的監管,趙文海無奈地說:“現在的送樣檢測廣受吐槽,因為送樣檢測報告有可能作假,送去的樣本未必是實際使用的東西。應該是原材料檢測,做完後現場檢測。”

  部門之間監管職責不明也是“毒操場”驗收環節形同虛設的主因。一位廠商表示:“塑膠跑道的監管確實有點三不管,教育部門說我不懂,屬於體育部 門;體育部門說學校的事情怎麽會跟我有關;質監那邊說你們這屬於基建,走的是基建招標,不是貨物采購,不歸我管;住建部門又說,你這又不是房子,跟奇米网沒 什麽關係。”

  陳晨說,這些年來,由於監管不力、歸口管理模糊、片麵追求低價、沒有對口強製標準等問題,情況比以前更加惡化了。“確實需要警醒,並進行嚴格監管。”

  更為重要的是,在多地集中出現“毒操場”事件後,卻鮮有人被問責。一位業內人士說:“去年‘毒跑道’的事情,最後說來說去都是材料的事,招投標本身沒有追責,違法成本太低。”

五問:十多年前就有預警,為何堵不住漏洞?

  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早在2003年底,就已經有專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當時雖然引起了一定重視,但由於種種複雜的原因,這個問題在實踐中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從目前媒體曝光和廠商透露的情況看,問題反而更加惡化。

  2003年10月,在第二屆中國學校體育科學大會上,有專家呼籲“必須盡快終止學校體育場地鋪設塑膠跑道”。有媒體稱,中國室內裝飾協會室內環 境監測中心確認,TDI生產的材料,在炎熱或強光的條件下,會有TDI氣體釋放出來,對人體有很大危害。此事引發了媒體的廣泛報道。

  但隨後華東理工大學材料與工程學院、中國田徑協會田徑場地人工合成麵層檢測實驗室提供的調查結果顯示,TDI塑膠跑道無毒。

  當時的新華社報道就提出,無論有毒無毒,焦點在於:“我國目前還沒有關於校園塑膠跑道的化學毒性檢測標準和專門的檢測機構,在建造過程中,單靠學校檢驗以達到環保要求很不現實。”

  爭論之後,2003年12月在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舉行的學校體育場地建設研討會上,教育部有關部門負責人針對此問題表示,學校塑膠體育場地建設不能叫停,但一定要嚴格按照環保要求去建設施工。

  2004年3月,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體育教學中心教師王哲廣在《環境保護》雜誌上發表了《鋪設TDI聚氨酯塑膠跑道的危害與對策》的文章,指出 TDI聚氨酯跑道除TDI外,組分中還含有多種催化劑、二元胺類擴鏈劑、有機分子增塑劑、溶劑、橡膠配合劑、苯溶劑等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同時由於難以自然 降解,還有可能成為新的環保公害。他呼籲要盡快製止校園中使用TDI型塑膠跑道。

  廣州同欣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化學博士陳晨表示,當年此事包括王哲廣的論文確實在業內引起了關注和討論,但由於當時還沒有目前這種集中 爆發的案例,而且焦點還集中在TDI,導致他的意見沒有得到采納。而且,TDI確實是非常好用的聚氨酯材料,且如果技術過關、嚴格監管,優質的TDI聚氨 酯經過充分反應,應該是安全的。

  因此即便身為一家生產預製型跑道公司的副總裁,他也不讚同禁止鋪設聚氨酯塑膠跑道,認為這樣造成打擊麵過寬。但他說:“沒有想到情況會惡化到今天的局麵。”

  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去年也曾表示,如果配方科學,優秀環保的塑膠跑道中各化學單體會完全充分反應,有害物的殘留會非常少甚至沒有,哪怕在高溫環境中也沒有味道。但不科學的配方,反應不完全,就肯定會有殘留。

  根據記者查到的資料,在王哲廣之後還有專家提出了更加折中和實際的建議,提倡應在學校體育場地建設中慎重選擇鋪設材料和施工企業,不在室內鋪設 TDI體係聚氨酯跑道材料。同時,研製和使用對人體危害較小的MDI合成麵層材料,在近3年內逐步淘汰TDI體係。大力研製性能先進、高科技含量的、安全 的、可再生的、適合各種條件下使用的環保型合成材料麵層。有條件的學校可一步到位,使用預製型卷材。

  然而,十年前就在說的事情現在進展依然緩慢,加上各種監管不力,事態更加惡化。

  在2015年問題集中爆發之後,在當地部門“整改”之後,在2016年,“毒跑道”又在別的地方發生了。

  一位廠商向記者透露,去年各地不少聚氨酯問題跑道曝光後,當時他們行業微信群裏就討論認為“明年天一熱,可能還會出事”。

  結果不幸言中。
炎熱的夏天還沒有結束,關於“毒跑道”的風波、議論和追責並沒有結束,也不應該結束。

返回列表